讓農民在鄉村振興中有更多獲得感

首页

2018-10-04

  《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日前全文公布。 在9月29日舉行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余欣榮、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張勇回答了《規劃》有關熱點問題。

  張勇表示,中央一號文件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出了全面部署,《規劃》是在落實這一部署的前提下,提出第一階段的任務,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第一個五年規劃。 《規劃》明確了今後5年的重點任務,提出了22項具體指標,其中約束性指標3項、預期性指標19項,首次建立了鄉村振興指標體係。   余欣榮説,《規劃》細化實化了鄉村振興各項工作,部署了一係列重大工程、重大計劃和重大行動,是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路線圖。 農業農村部將與國家發展改革委一道,落實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要求,把規劃藍圖變為現實,讓廣大農民在鄉村振興中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

  生態振興:  打造現代版“富春山居圖”  “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是實現鄉村振興的第一場硬仗。 近年來,農村人居環境保護建設有了比較大的進步,但是與城市相比還是明顯落後的。

”余欣榮表示,行路難、如廁難、環境臟、村容村貌差、基本公共服務落後等問題還比較突出。   針對以上情況,《規劃》提出以建設美麗宜居村莊為導向,以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行動;制定了農村垃圾治理、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廁所革命、鄉村綠化、鄉村水環境治理和宜居宜業美麗鄉村建設等6個重大行動。 農業農村部將啟動“百縣萬村示范工程”,著力打造一批示范縣、示范鄉鎮和示范村,同時,鼓勵各地做好鄉村規劃布局,引導鄉村建設,努力打造出各具特色的農村現代版的“富春山居圖”。

  今年出臺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正著力于解決農村垃圾、污水和道路硬化等問題。 張勇説,方案討論階段匯總了各方面的意見。 大家認為在指標上一定要留有余地,要讓各地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確定任務指標,不能搞“一刀切”。   張勇説:“以農村廁所問題為例,在江南,水是富余的,水衝廁所,解決起來相對容易;但在特別幹旱的地區,完全用水衝廁所,就不符合實際。

現在,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農業農村部等部門,提出不同地區、不同類型適宜的標準,使其在造價上盡量降低,能達到衛生的要求,同時也符合當地實際。 ”  産業振興:  農業大國邁向農業強國  “黨的十八大以來,糧食産量連續5年保持在萬億斤以上,農産品能夠基本滿足消費需要。

現在不僅是農牧業發展,種養加銷遊等新産業新業態發展態勢也非常好。 農産品加工業産值超過20萬億元,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年營業收入在7000億元以上……”余欣榮説,産業振興要在這樣的基礎上再出發、再前行。

  當前,鄉村産業還存在著小、散、雜等問題。

比如,糧食生産還要強化抗風險能力,高標準農田建設還有億畝的目標沒有完成,糧食生産功能區和重要農産品生産保護區建設推進依然存在一些困難;現在更多的是産量型農業發展方式,要以綠色發展為導向、推動農業農村可持續發展,任務還十分艱巨。

對此,余欣榮認為,總體上看,鄉村産業仍然存在著大而不強、産品多而不優、品牌雜而不亮的問題。

  為推動鄉村産業振興,農業農村部把今年確定為“農業質量年”,正在加快編制《國家質量興農戰略規劃》,啟動實施農業高質量發展8大行動,完善鄉村産業標準體係,加強質量安全監管,不斷創新符合鄉村産業振興的新組織形式。

同時,還將繼續推動現代農業産業園建設,推動特色優勢産業區發展,推動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 余欣榮説,要落實“藏糧于地、藏糧于技”,中國人的飯碗要牢牢端在中國人的手上,中國人的碗裏要裝中國人自己生産的糧食,中國人的糧食要用中國自己培育的先進品種。

  人才振興:  形成鄉村人才振興大合唱  如何保障足夠的人力資源來發展農村?“五大振興,人才振興是關鍵。

其他方面的振興歸根到底都要靠人才這個基石。

沒有牢靠的人才基石和不斷持續注入新動力,鄉村振興難以實現。 ”余欣榮表示,鄉村振興為一切有志于“三農”的各類人才提供了廣闊天地,當前亟需打造一支結構合理、素質優良、能力突出的鄉村振興人才隊伍,要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從“三農”發展的實際出發,制定一係列搞活人才的政策措施。

  余欣榮認為,首先要練好內功,不僅要發揮好黨管人才的政策引領作用,還要人才本身更了解農村、熟悉農民、研究農業,只有這樣,人才在鄉村這塊土地上才能真正“服水土”,發揮應有作用。

其次要借外力,人才振興這個舞臺是開放的,要引入各方面人才,聚集到鄉村舞臺上展示才華。 再次要強保障,各級黨委政府要在人才隊伍建設方面下功夫。

農業農村部將推動實施農業科研傑出人才計劃、傑出青年農業科學家項目、農業推廣服務特聘計劃,形成新時代鄉村人才振興的大合唱。

  張勇説,還要進一步加快提升農村勞動力就業質量。

人才的流動是雙向流動,既有農村人才流向城市,也有城市人才流向農村,也有農村人才流向了城市又回到了農村,具有多種形式。

人才流動本身也是市場經濟的一個特點和規律。

“隨著農村基礎設施條件的改善,農村人才不斷集聚、農村面貌不斷改善,鄉村産業興旺指日可待,當然也需要我們不斷地努力。

”(喬金亮)  +1。